{page.title}

奏响在魔鬼周的“呼噜交响曲”

发表时间:2018-12-31

  宁静的夜,除了虫鸣似乎还有别的声音,细细听去,每个帐篷里传来的是一阵阵呼噜声,此起彼伏、或重或缓组成了一曲别开生面的“呼噜交响乐”。

参训特战官兵团结配合。 张川江 摄 参训特战队员进行“武装追捕歹徒”训练课目。 张川江 摄

  呼噜声最大的是特战中队的陈自强,作为第一次参加“魔鬼周”的新队员,由于教训不足,在前几天五公里奔袭和三十公里强行军两个科目中体能消耗巨大,脚踝也不慎扭伤,接下来几天高强度训练中他一直都在咬牙保持,心里面一直告诉本人“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给小组其余成员拖后腿,绝对不当拖油瓶,必定要坚持下去!”

  在沉寂的夜空之下,一场盛大的“呼噜交响乐”正在奏响,它织成一张柔软的网把四处的所有都笼罩在里面,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心安跟悦耳。(完)

  凌晨一点的宿营地,夜静得像一潭水,好像所有的生灵都已经睡了,所有显得那么安谧。特战队员经过六天的接连一直的种种考验,身体和心理早已疲惫不堪,特战队员有的甚至连头盔都还没摘下便深深的睡去。

  那个打呼噜声音最厚重的是来自厦门反劫机中队的田贵宾,作为一名老特战队员,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参加“魔鬼周”训练,在此次极限训练中他却精疲力竭,原来为了照顾首次加入极限训练的新队友,他这多少天来始终都在默默的负重前行“王泽良,你把背囊给我,我替你背一段路”“王培庆,我推着你上坡,别放弃!”……多少天下来,这位老特战骨干也累的不轻,这不刚躺下就破马进入了梦乡。

参训特战队员训练中。 张川江 摄

  那两个呼噜声忽高忽低好像在一争高下的辨别是反劫机中队的刘宝川跟特战中队的胡亚南。他们两人平时都是训练尖子,在上一次“魔鬼周”极限训练中胡亚南略逊一筹输给了刘宝川,在那当前始终卯足劲刻苦训练想夺回一筹。此次极限训练两个人冤家路窄又碰到一起,从五公里奔袭、三十公里追逃、山地武装追捕暴徒等各课目中两个人都不甘逞强,咬紧牙关下定信念一定要超过对方,这不是睡着了就连呼噜声都想超过对方呢。

  中新网厦门12月26日电 (张川江 易樟林 陈珑)武警福建总队第四季度“魔鬼周”极限练习12月26日在厦门某地结束,来自厦门、漳州、泉州三个支队的百余名特战官兵在从前的七天时间实现武装奔袭、山地追逃、沙滩搏击、抢滩登陆、通过染毒区等50个重难点课目训练。